<kbd id="bx9qndf4"></kbd><address id="bx9qndf4"><style id="bx9qndf4"></style></address><button id="bx9qndf4"></button>

              <kbd id="t3iy67rl"></kbd><address id="t3iy67rl"><style id="t3iy67rl"></style></address><button id="t3iy67rl"></button>

                  易胜博

                  民事案件
                  受害人對暴力無過錯原則在涉家暴離婚案件中的應用

                  受害人對暴力無過錯原則在涉家暴離婚案件中的應用

                  ——高某某與伍某某離婚糾紛案

                  代敏

                  要點提示:指責受害人的過錯導致家庭暴力發生是常見的施暴人抗辯理由。法律對家庭暴力的禁止是一律性而非選擇性的,也即受害人對暴力無過錯是法定原則 。在涉家庭暴力離婚案件的審判中應當排除“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等觀念的影響,將焦點放在暴力是否發生以及造成的後果而非暴力發生的原因。無論施暴人基於何種原因對家庭成員實施毆打、威脅等身體、精神侵害行爲,均應認定爲家庭暴力 。

                  案例索引:

                  一審:2016)粵0402民初710

                  一、基本案情

                  原告高某某 ,女,1982210出生。

                  被告伍某某 ,男,1981823出生。

                  高某某於2016119起訴稱:其與伍某某於20097月經人介紹認識 ,同年817登記結婚 ,20101222生育兒子伍小某 。結婚不到一個月,伍某某就對高某某實施家庭暴力,直到20131126  ,因再次被打罵,高某某帶着兒子從家中逃出 ,回到孃家生活至今 。短短四年間  ,高某某被毆打近二十次,伍某某的手段也一次比一次殘忍 ,甚至到了威脅要殺死高某某與無辜的兒子的地步。綜上,特起訴請求判令:1.解除雙方婚姻關係;2.兒子伍小某由原告撫養 ,被告每月支付撫養費2000元;3.被告支付原告精神損害賠償金10萬元 。

                  伍某某辯稱,高某某在婚後第一個月提出要1萬元去深圳做生意,由伍某某父母籌足1萬元給了高某某。雙方到深圳後因對做生意的意見不一致 ,由爭吵發展到打鬥。這就是高某某訴狀中所稱結婚不到一個月發生的家暴,其實是兩人因爲生意經營而起了爭執。

                  孩子出生後,高某某不肯帶節育環 ,要求用禁慾的方式避孕  。帶節育環是計劃生育措施,高某某不帶節育環是違規行爲 ,禁慾有害生理 ,也是引發家庭矛盾的導火索。20115月的一天 ,伍某某上夜班後回家,被高某某阻止進房睡覺 ,伍某某只好在電腦房睡  。剛睡着  ,一陣涼水淋在頭上。伍某某被淋醒後去到大廳睡,又被高某某用水淋 。伍某某起身躲避至奶奶的小房間睡 ,再一次被淋醒。高某某質問道:你昨晚玩了幾個女人  ?是五個還是六個?伍某某聽後火了,說要殺了高某某 。高某某說你殺了我誰給你帶小孩?伍某某說一起殺了,然後自殺。在爭鬥中 ,高某某破口大罵,還辱罵伍某某父母祖宗 ,路人聽了也說欠打。高某某訴狀中稱伍某某要殺死高某某和兒子 ,指的就是這件事。自此雙方感情進一步惡化 ,爭吵不斷 。

                  201311月,高某某稱在深圳的姐姐叫她去幫忙管理生意,伍某某沒有同意。同月26日 ,高某某竟然帶着未滿3歲的兒子偷偷離開珠海,去深圳幫她姐姐打工 ,並非像訴狀中所說,因家暴逃出去。

                  以上可見高某某存在很多缺點 ,不能用簡單的家暴把責任都推到伍某某身上 。雙方性格不合,同意解除婚姻關係,但要求兒子伍小某由伍某某撫養。高某某自己的任性和違規行爲引發一系列的家庭糾紛 ,導致發生爭吵打鬥,其作爲過錯方還要伍某某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10萬元,不合情理 ,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易胜博,易胜博体育經審理查明:20099月,雙方爭吵後伍某某將高某某推倒在地並實施毆打,還持鐵錘恐嚇要將其錘死。2011521日早上,伍某某通宵在外飲酒後回家 ,到廚房摸正在洗碗的高某某下體 ,高某某將其推開並責怪他不該總是喝酒。伍某某即將高某某推倒在地,又大力肘擊其胳膊 ,還拿菜刀猛砍高某某頭側的地板 ,威脅要將其砍死  。伍某某父親見狀大聲喝斥雙方不要“打架”,上前打伍某某三耳光,又打了高某某一耳光。伍某某住手後 ,高某某打電話報警 ,被伍某某一腳踹倒在地。高某某又跑回臥室拿手機衝到樓下打電話報警,後警察到場處理 ,但未做筆錄。病歷顯示高某某受傷爲:1.頭皮挫傷 ,頭皮下血腫;2.鼻外傷(挫傷);3.雙上臂挫傷 。20131111日凌晨三時許,伍某某飲酒後回家強行要求過夫妻生活,高某某拒絕 ,伍某某即毆打其面部及大力肘擊其胳膊  。兒子伍小某被驚醒後,目睹了毆打的經過 ,還幫母親擦眼淚。當日病歷顯示高某某外鼻腫脹,鼻腔可見血跡,診斷爲鼻外傷。

                  每次被毆打後,高某某均回在廣東省惠來縣的孃家居住約半年。201311月底 ,高某某趁伍某某及公婆不注意帶兒子坐長途大巴回到孃家  ,雙方分居至今。高某某爲服裝店店長 ,月收入4000-7000元 。伍某某給某開賭場的澳門人做保鏢 ,月收入4000元 。分居期間,伍某某每月支付伍小某幼兒園費用1000元 。雙方無夫妻共同財產。

                  二、裁判

                  香洲區法院認爲,高某某主張伍某某多次對其實施家庭暴力,具體描述了三次受暴經過並舉證證明後兩次受傷情況,伍某某對毆打、恐嚇高某某的行爲及造成的傷害後果也不否認 ,據此,伍某某以毆打、恐嚇的手段 ,對高某某的身體、精神實施侵害 ,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條規定的家庭暴力定義 ,依法予以認定。關於伍某某認爲是高某某的“過錯”引發暴力的抗辯理由,香洲區法院認爲 ,法律明令禁止家庭暴力,受害人對家庭暴力的發生無過錯乃是法定,而不取決於施暴人是否有“合理”、“充分”的施暴理由 。因此,無論伍某某所主張高某某的“過錯”行爲是否屬實,均不影響對伍某某家庭暴力行爲違法性的認定。伍某某多次對高某某實施家庭暴力,且雙方分居已超過兩年,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六條的規定,對高某某請求離婚並獲得損害賠償予以支持。綜合考慮高某某的傷害後果及伍某某的經濟能力,酌定伍某某支付損害賠償金1萬元。

                  關於伍小某的撫養問題,香洲區法院認爲 ,伍某某多次對高某某實施家庭暴力且讓伍小某目睹 ,由其直接撫養對伍小某健康成長不利 。另一方面,伍某某父親面對兒子毆打兒媳時,不能堅持理性的教育、勸阻 ,而是以毆打兒子或同時毆打雙方的方式處理。可見伍某某之所以對高某某實施家庭暴力  ,與其從原生家庭中習得以暴力方式解決問題不無關聯。如由伍某某直接撫養伍小某,難免再次造成家庭暴力的代際傳遞。綜上 ,確定伍小某由高某某撫養 。綜合考慮伍某某收入及伍小某實際需要,酌定每月支付撫養費1000元 。爲免雙方今後因探望問題發生爭執,案件對探望問題一併處理 。考慮伍小某年紀尚幼且與伍某某生活在不同地區 ,爲免影響其正常生活、學習 ,酌定由伍某某每月探望一次 ,因探望發生的交通費等相關費用由伍某某自行負擔。伍某某不得於探望時對伍小某、高某某實施暴力或恐嚇,更不得有爭搶子女的行爲,否則 ,伍小某、高某某有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向人民法院提出中止探望權的請求。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四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條、第三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准許高某某與伍某某離婚;二、婚生兒子伍小某由高某某撫養 ,伍某某每月20日前支付撫養費1000元  ,直至伍小某年滿十八週歲爲止 ;三、伍某某可每月探望伍小某一次 ,具體時間、方式由原、被告協商安排,協商不下的,於每月第一個週六探望 ;四、伍某某於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支付高某某損害賠償金人民幣1萬元 。案件受理費1350元,由雙方各負擔675元。

                  一審宣判後,雙方均未上訴。伍某某主動履行支付了高某某損害賠償金1萬元 。

                  三、評析

                  (一)受害人有無過錯不是認定家庭暴力的考量因素

                  司法實踐中 ,施暴人指責是受害人的過錯引發家庭暴力是常見的抗辯理由 。受“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等觀念的影響 ,審判中容易將注意力放在查明暴力發生的原因而不是暴力是否發生和暴力造成的後果。而事實上 ,夫妻因意見不合發生矛盾時,雙方各自採用一些策略和方法應對 ,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應由情感、習俗、倫理道德進行評判。此時所謂“對錯” ,不屬法律調整的對象。但是 ,法律對家庭暴力的禁止是一律性而非選擇性的  ,一方實施家庭暴力即屬違法,而不論其有無合理的施暴理由。

                  本案中 ,被告對毆打原告的事實基本認可,其抗辯理由主要在於認爲自己系因被告的過錯才實施毆打,雙方屬於夫妻“打架”而非家庭暴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條的規定 ,被告的暴力行爲造成原告身體傷害和精神上的恐懼,已經符合法律對家庭暴力的定義,應當予以認定。

                  (二)妥善處理子女撫養探望問題,阻斷家庭暴力代際傳遞

                  施暴人實施家庭暴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從原生家庭中習得暴力 ,本案系家庭暴力代際傳遞的典型例子 。當伍某某對高某某實施毆打時 ,其父親不是進行勸阻 ,而是上前毆打伍某某或者同時毆打伍某某和高某某;在作爲伍某某的委託代理人蔘與庭審發表意見時,還稱“早知道雙方走到離婚這一步就應該兩個一起打,一起教育” ,可見其將暴力作爲主要甚至唯一的教育方式,這種教育方式使伍某某學會了在面對夫妻矛盾時也以暴力相向 。另一方面,伍某某在對高某某實施毆打時  ,曾讓兒子伍小某目睹 ,目睹暴力同樣對子女造成身心傷害,且易使子女耳濡目染地學會以暴力方式解決問題 。爲了伍小某的健康成長 ,阻斷家庭暴力的代際傳遞 ,故判決伍小某由高某某直接撫養。此外,爲防止施暴人利用探望權繼續對受害人進行騷擾、控制,在涉家暴離婚案件中應對探望問題予以一併處理,作出妥當安排。

                  (三)對損害賠償金金額的確定

                  被告對原告實施家庭暴力,應當按照婚姻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支付損害賠償金。《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十八條規定涉及精神損害賠償的 ,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對於具體金額的確定,應從受害人的傷害後果和施暴人的經濟能力、受訴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幾方面綜合考慮。賠償金金額不應過高或過低 ,過低無法起到安撫受害人和懲戒施暴人的作用 ,過高則可能超出施暴人負擔能力,給其今後生活造成困難。本案根據被告的經濟能力和原告的受傷情況 ,結合當地平均生活水平 ,酌情判決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1萬元 ,宣判後雙方均未上訴且被告主動履行 ,是較爲適中的賠償金額。

                   

                   

                   

                   (作者單位:易胜博,易胜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