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g26rakkg"></kbd><address id="g26rakkg"><style id="g26rakkg"></style></address><button id="g26rakkg"></button>

              <kbd id="3wzoxc5x"></kbd><address id="3wzoxc5x"><style id="3wzoxc5x"></style></address><button id="3wzoxc5x"></button>

                      <kbd id="k8hg6zag"></kbd><address id="k8hg6zag"><style id="k8hg6zag"></style></address><button id="k8hg6zag"></button>

                              <kbd id="9mk6bgts"></kbd><address id="9mk6bgts"><style id="9mk6bgts"></style></address><button id="9mk6bgts"></button>

                                      <kbd id="zzsamw9x"></kbd><address id="zzsamw9x"><style id="zzsamw9x"></style></address><button id="zzsamw9x"></button>

                                              <kbd id="krxmhuc1"></kbd><address id="krxmhuc1"><style id="krxmhuc1"></style></address><button id="krxmhuc1"></button>

                                                      <kbd id="9je08vv7"></kbd><address id="9je08vv7"><style id="9je08vv7"></style></address><button id="9je08vv7"></button>

                                                              <kbd id="i9mkbbpj"></kbd><address id="i9mkbbpj"><style id="i9mkbbpj"></style></address><button id="i9mkbbpj"></button>

                                                                      <kbd id="46x06br4"></kbd><address id="46x06br4"><style id="46x06br4"></style></address><button id="46x06br4"></button>

                                                                          易胜博

                                                                          法治新聞
                                                                          少年無證駕船致人死亡 法官調解力促案結事了

                                                                          2016年 ,當時還未成年的阿民(化名)無證駕駛漁船,與另一漁船發生碰撞,造成另一漁船上的一名男子王某(化名)溺水身亡 。事故發生後 ,阿民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香洲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王某家屬也向廣州海事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但雙方當事人仍爲賠償問題爭執不休 。近日 ,香洲法院對刑事案件作出判決 ,爲了達到案結事了、化解紛爭的效果,香洲法院法官還積極主動促成該案民事訴訟部分的調解工作,徹底化解了雙方矛盾。

                                                                          漁船相撞致一人溺亡

                                                                          阿民在外伶仃島上賣魚爲生。201629日當晚7點左右,阿民駕駛漁船 ,將當天賣剩的海鮮運回漁排存放。在回程途中,阿民所駕駛的漁船突然與迎面駛來的另一漁船發生碰撞。坐在另一漁船上的王某掉入海中  ,不識水性的王某大聲呼救 。當時天色已晚 ,看不清海面情況 ,雖然阿民與王某父親王某貴一同尋找了很久,但王某最終失蹤 ,下落不明 。直至201637日 ,經多方打撈搜救,王某的屍體才被找到 。

                                                                          事故發生後,廣東省漁政總隊擔杆大隊出具了《漁業船舶水上安全事故調查結案報告》,認定事故雙方均存在過失行爲,均應承擔該事故的責任 ,阿民當時已發現存在危險 ,但由於他無證駕駛 ,沒有接受過相關駕駛、安全知識培訓,錯誤做出了保持航速、航向的決定,因此負事故的主要責任。

                                                                          法官積極促成雙方調解

                                                                          事故發生後,雙方家屬因爲賠償問題而產生了糾紛,互不相讓。20161019日,阿民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提起公訴 ,由於事發時阿民還未滿18週歲 ,屬於未成年人 ,該案由香洲法院家事與少年審判庭進行審理。而王某的家屬也向廣州海事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 ,要求阿民以及他當時所駕駛漁船的所有者、實際經營者共5人承擔賠償責任 ,索賠100餘萬元 。

                                                                          香洲法院家事與少年審判庭的承辦法官朱明琳接到這一案子後 ,仔細查看了卷宗材料,認爲雙方家屬的矛盾比較尖銳 ,可能無法通過直接判案而化解 ,這一矛盾對悲痛的受害人家屬和年輕的阿民而言都將是沉重的負擔。爲了化解雙方糾紛 ,達到案結事了的效果  ,朱明琳法官主動聯繫了廣州海事法院的辦案法官,建議由香洲法院和廣州海事法院召集當事人以及相關政府部門 ,就該案的民事訴訟進行調解。

                                                                          2016年春節前,在香洲法院和廣州海事法院的主持下 ,各方當事人進行了第一次調解,但無法就賠償事宜達成共識 。之後,朱明琳法官多次與當事人溝通。阿民表示,他對撞船致人溺亡深感後悔 ,但是他確實家境貧困,無力承擔過高賠償金額。獲悉這一情況後  ,朱明琳法官一方面要求阿民家屬儘量籌集賠償款,另一方面則多方安撫和勸說受害人家屬 。此後,各方當事人又進行了第二、第三次調解。

                                                                          經過辦案法官耐心細緻的調解 ,各方爭議逐漸縮小 ,最終達成了一致意見。除此前已經支付的4萬元費用外  ,阿民向王某家屬賠償19萬元 ,另一被告即漁船的所有者賠償4.5萬元,事故發生地的轄區相關政府部門則協調解決了王某的遺體安置等費用 。王某家屬收到賠償款後,向法院出具了對阿民的諒解書 ,請求法院對阿民從輕處罰。

                                                                          被告人被依法判處緩刑

                                                                          2017421日,香洲法院對阿民涉嫌交通肇事的刑事案件作出判決 。香洲法院審理後認爲 ,阿民無證駕駛漁船,致一人死亡,並負事故主要責任,其行爲已觸犯刑律 ,構成交通肇事罪 。事發後,阿民積極參與施救,並主動報案 ,如實供述犯罪事實 ,其行爲符合自首特徵,應認定爲自首,依法應予從輕處罰。阿民已賠償被害人家屬總計23萬元 ,取得了被害人家屬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罰。根據阿民的犯罪事實、情節和悔罪態度,對阿民適用緩刑確實不致再危害社會 ,因此 ,香洲法院判決阿民犯交通肇事罪 ,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  ,緩刑一年六個月  。

                                                                           

                                                                           

                                                                          【法官釋法】

                                                                          刑事案件涉及的民事賠償調解需要法官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成功調解卻可以讓當事人的利益實現最大化  。一方面 ,民事賠償的成功調解可以爲賠償內容的實際執行掃清障礙,避免被害人空有一紙判決而拿不到賠償款的無奈,使被害人的合法權益得到最大保障;另一方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第二十三條規定,被告人案發後對被害人積極進行賠償,並認罪、悔罪的 ,依法可以作爲酌定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被告人通過積極賠償有可能爭取從輕處罰。因此 ,在本案中 ,香洲法院家事與少年審判庭的辦案法官積極促成調解 ,對當事人進行引導,成功化解了各方當事人原本激烈的對抗矛盾 ,使當事人正確認識自身的責任和權利,最終使其合法權益得到法律的保護 。